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学校为学妹破处。
学校为学妹破处。
学妹小磊在微信里晒出她刚满月的大胖儿子。 我留言: 长得像他妈妈一样帅。 她给我回复: 磙! 这句话其实是真的。 小磊不算漂亮的女生,在我的标准里,可能将将才70分, 稍矮微胖唯一在外形上的优势是巨胸。 但如果她的长相换在一个男生身上,勉强还能算是小顺眼。 所以我总是夸她真帅。 小磊是比我小了好多届的学妹,我毕业时, 她刚参加完高考所以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大学校园里读过书。 我刚回国时的第一年,受以前的同学,后来留校任教的某人所托, 以编外人员身份回母校帮他们做大学生创业大赛 就此结识小磊。 小磊当时读大四,已保送读研。 她真是那种十项全能的女生,软体是她的本职, 建筑绘图是她的第二专业摄像是她的社团爱好, 大一时的社团部长大二时的学生会副主席,大三时的团委学生负责人, 大四时的全校创业大赛团队经理人……另外插一句 她竟然连木匠活都会!据说这是她爷爷的业余爱好 居然从小就教给了自己孙女也算是个奇葩爷爷。 可以想像这样一个能力极强,无所不能, 却偏偏外形欠佳的女生怎么会有男朋友嘛!外表上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但论智商和情商却能让足够的男生自卑到死的MM, 市场总是极为有限。 而且小磊更加干脆,她不光是当时没有,而是从来没有!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和她的脑电波比较对路。 其实我在她面前是自愧不如的,她的智商绝对远在我之上。 但话说回来,很多被小磊看不起看不上的男生当中, 有很多人的智商也在我之上。 有时候,不完全是智商来决定两个人是不是能够平等交流。 我们两个人可能是为人比较像,可能是价值观比较一致, 也可能单纯就是我说的话中的深意很多人听不懂但她能听懂 她的言外之意同样只有我能完全理解所以我们两个一相识, 就干柴烈火地凑成了一对……好友。 单纯只是好友。 我们彼此欣赏对方的处事方式和做事的态度, 我们经常能说出别人干瞪眼只有我们两个会心笑的笑话。 所以照那个找我回去帮忙的朋友的说法,就是难得凑齐了一对奇葩。 创业大赛完成之后,我就不在大学里面混了, 而是正儿八经开始做自己的活儿开始赚钱过日子了。 后来她读研的这几年里,我们也一直光明磊落地处着。 后来她毕业,应聘去了杭州。 大概过了一年多, 小磊打电话问我: 「你觉得我在未来两个月里, 找到男朋友的可能性有多大?」我答: 「你问错了问题。 」小磊愣了一下, 淡定地说: 「你是想说, 我不该问可能性有多大而是该问有没有可能性, 对吧?」我嗯。 小磊叹口气说: 「你的意思就是我根本没可能喽?」我安慰她说: 「我们都是严谨的人。 话不能这么说。 比如说一百个人出门都不一定会踩到狗屎,但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 我偏偏就踩到了狗屎。 绝对的话是不能说的!」那天早上我真的踩到了狗屎。 小磊问: 「总而言之你的意思就是有可能性, 但可能性小到几乎等于零是吧?」我又嗯。 小磊突然说: 「那你真的踩到狗屎了。 」 她说的不是问句,而是平铺直叙的语气。 这次轮到我愣了一下,问, 「什么意思?」小磊反问: 「你觉得呢?」我就开始猜: 我早上确实踩到了狗屎, 但小磊用这种语气重复了一次明显不是在说我的糗事。 那剩下的一层意思就是我走狗屎运了。 我还没怎么放在心上, 问: 「你有什么好事要便宜我?」小磊很直接地说: 「我的处女膜, 你要不要?」一点不夸张地说我当时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亲爱的, 你这是要逆天啊!」小磊特别冷静: 「再过两个月我就27岁了。 我觉得27岁的处女,够了。 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交过男朋友,也就是说我没有合情合理的为我自己破处的人选。 我总不能随便找一个男人吧?照你的说法,我在27岁之前找到男朋友的可能性也就那样了。 我在身边的男人里选来选去,也只有你了。 要不要?」这个,我当然是要的。 再说,面对如此霸气的小磊,我也没有胆量说不啊……看过我的《回头草系列2》或者《美肉之木》的朋友应该知道在这方面我是有教训的, 小木当年教训过我女生都这样主动了,你还要怎么样! 我小心翼翼地请教小磊姑奶奶, 我什么时候过去请她临幸我比较合适。 小磊说不用麻烦我了,她正在算自己的月经时间, 准备在月经结束的第二天就飞到我在的城市顺便度年休假。 「我还是送货上门吧。 破处的时候我不想你戴套。 我不想自己的处女膜是被一层塑胶弄破的。 」面对如此强悍的小磊,我能说什么呢? 两个多星期后, 小磊如约飞至。 我当然事先预定好宾馆,当天下午我们回老校园晃了一圈, 又去当年曾一起吃过夜宵的小馆子吃了晚饭。 回到宾馆,小磊去洗了澡,裹着大毛巾出来。 我也洗了澡,因为我确信小磊的性情,精彩尽在dedelao.com绝对是那种一不做二不休的, 不会临时变卦。 而且她也是那种特别大气的女人,不用遮遮掩掩的, 我索性就直接一丝不挂地走出去了。 小磊看上去果然一点反应都没, 很认真地问: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我差点笑场。 但我还是很想给小磊的初夜留下比较好的印象, 强忍着笑过去搂住她的肩膀,说没什么特别的, 不用紧张不用刻意做什么,自然点就行。 毕竟是从没被男人碰过的身体,小磊性格再强悍, 身体却还是明显很紧张地缩了一下。 但她马上不甘示弱地反抱了我。 然后我们接吻。 坦白讲,小磊的接吻技术烂到爆,一开始就咬了我一下。 但我一直吻一直吻,大概吻了好几分钟。 我的舌头一直在她的嘴里搅动,到后来她也习惯将舌头和我的搅在一起。 分开的时候,我们的嘴唇之间挂着一串长长的津液。 我把她的一只手放在我的鸡巴上。 小磊在这方面倒不认生,一把就攥住,然后使劲地捏了两把。 我说: 「你别光使劲捏,得上下撸才行。 」 于是又教她打飞机。 小磊非常认真地学。 看得出她也是蛮想自己的初夜变得完美的。 我一边让小磊帮我打飞机,一边把小磊身上的大毛巾掀开, 把手放在了她的巨乳上。 这对巨乳绝对是小磊身上在外形方面最能拿的出手的了, 我甚至怀疑只需要这一对乳房她就能很轻松地闷死我。 我比较肆意地揉着她的胸,捏弄着她的乳头, 小磊的胸似乎是非常敏感的没弄几下她已经斜在床上, 手上也不怎么有劲了。 我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下体寻找屄口,那里已经有点湿润, 但水还不多。 小磊似乎是水不太多的那种,而且她的水很粘。 我把手放到她的鼻子边,让她闻闻味道。 她说这有什么好闻的?她自己的味道自己还不知道?我服了。 就叫她把腿分开,说我为你服务一下。 小磊真是实诚的姑娘,我让她把腿分开, 她就自己掰着腿把腿分到最开。 我帮她口交,不断刺激着她的阴唇和阴蒂。 这时小磊开始无法忍耐地发出呻吟声,而且哼了几声以后, 好像没了负担声音也就慢慢放大。 这是我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觉得她百分百像传统意义上的女人。 我就笑话她, 说: 「小磊你叫起床来肯定很了得啊。 」小磊呸了一声,继续肆无忌惮地哼哼。 然后我又花了很长时间教小磊给我口交和毒龙, 小磊是把每一项都做到极致的半点也不偷工减料。 随后,在又一次长达好几分钟的亲吻之后, 我刺入了小磊的肉穴。 她只是在我彻底进入的那一下啊了一声,此外一直咬着嘴唇不发一声。 我在她体内待着不动,稍微过了一会,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就轻轻地抽动起来幅度由小到大,小磊也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皱皱眉头, 慢慢好像就适应了。 干了一会,我发现小磊是那种越干水越多的体质, 之前我给她口交了很长时间也就是勉强能保证顺畅地做而已。 等我插进去干起来之后没多久,她屁股下的床单却已经完全湿了。 在抽动时,每当鸡巴大幅度抽离小磊身体的时候, 我能清楚地看到前端一片殷红。 这确实是小磊的初夜,但小磊此时的表现却让人觉得她真是强悍。 她固然并不主动,但始终最大限度地张开双腿, 半点不适的反应都没有而且叫床声越来越大, 虽然叫得真是很单调。 我觉得完全没必要把小磊当作一般破处的女生看待了, 就让她转过身来从后面干,这样可以整根完全插入, 不会受到任何阻碍。 小磊没有任何意见,一翻身就把屁股撅起,还问位置对不对? 我捏着她的臀肉, 开始冲刺顺便教她叫床。 又干了十来分钟,终于喷射。 射了之后我又去吻了小磊,轻抚着她的身体。 小磊特意看了看我鸡巴上的血迹,像是缅怀了一下自己的处女膜, 随后我们一起去洗了澡。 回来之后我们开了电视机,随便放在某个频道, 然后我就玩着她的乳房一起讨论刚才做的过程中的经验教训。 讨论得够了以后,小磊主动开始给我口交。 等我们第二次干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彻底忘了今天是小磊的初夜。 她除了在叫床方面还是比较保守,只会嗯嗯啊啊地发出一些叫声, 而且主动性上稍差一些之外已经表现得完全像是一个熟手了。 此后的几天,我们基本上保持了一个节奏。 白天我们出门去一些对我们有意义的地方去闲逛, 还见了几个朋友。 晚饭后就回到房间操屄。 两天安全期过后,确保万一,我还是买了避孕套。 应该说给小磊破处,是我破除的经历中可以说是最完整的一次, 因为实在很难碰到小磊这样连初吻都留在破处之夜的女子。 在后来的几天,我还开了她的屁眼,也让她吃了一次精液。 小磊对肛交无感,纯粹只是让我破处而已, 自己没什么快感。 不过这确实是分人的,有的女人会有肛门高潮, 有的就不会这个很正常。 她对喝精倒是有一点点兴趣,不过仅限于那个所谓喝精养颜美容的传说而已, 后来经过她分析认为这绝对是伪科学……五天, 是我和小磊待在一起的时间。 然后她的年休假结束,她十分潇洒地离开,到杭州的当天晚上, 就在群里拉上我和之前的一帮朋友一起讨论一个逻辑问题。 我们两个都很清楚,我们对彼此的欣赏信赖已然压过一切。 即使上过床,我们也完全没有把对方当作炮友看待。 虽然这样说很怪……但就是这样。 我们俩后来谁都没提再做一次的事。 就是那五天吧。 半年以后,小磊被她的父母念叨,离开杭州, 回到老家。 然后迅速地和当年一个高中老同学恋爱,又过一年, 两人结婚。 小磊后来有过一次和我提起此事, 她发来短信说: 「我男朋友恨死你。 」我一头雾水。 她说她是原原本本说清楚的,自己在和他恋爱的半年前还是处女。 然后她赶在自己27岁生日前,让自己的学长给自己破了处……「但是, 这样挺好的。 」这是小磊对此事的总结。 这是她唯一一次提起此事。 从此我们闭口不提,对这件事再无一言半语。 他们的夫妻关系如胶似漆,距现在一月之前, 贵子降临。 在这件事上,我确信一件事。 和女人交往,不要带太强的目的性。 你如果真能懂一个女人,和她有足够多的共同语言, 能让她由心感到亲近和欣赏给了她足够的信赖感, 即便你对她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有时候,上床不过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且,这和钱,和外表等等等等都完全没什么关系。 只不过,要真想做到那一点,既需要相对丰富的内心, 也需要足够的耐心这样才能保证去和女人完成不带任何目的性的完整而充足的相处。 对很多人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诱惑在前方, 花费这样的精力和心思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一旦想要诱惑, 那又不可能不带目的性。 这就成了一个悖论,所以,大概,这还是很难。